欢迎来到搜医易!
总站
切换分站
17090116010
搜医易 > 新闻资讯 > 中医中药 >  肾虚不只伤的是肾

肾虚不只伤的是肾

发布时间:2019-02-01 09:07:41  来源:搜医易  浏览:   【】【】【

肾虚不只伤的是肾

一、肾虚伤脾:肾为先天,脾为后天,肾阳不足,不能温煦脾阳,致脾阳不振或脾阳久虚,进而损及肾阳,引起肾阳亦虚,二者最终均可导致脾肾阳虚。
二、肾虚累肺:肾气亏虚,肺失摄纳,导致下气虚衰,气失摄纳,呼吸之气不能归根,均可出现咳嗽喘促,呼多吸少,动则尤甚,腰酸膝软或汗出肢冷等肾不纳气之候。
三、肾虚伤肝:肾阴不足可引起肝阴不足,阴不制阳而导致肝阳上亢,出现腰酸膝软、头重脚轻、眩晕耳鸣等上盛下虚之征,甚至阳亢无制而生风,表现肢麻、震颤等肝风内动之象。



二·久汗大汗可致心衰亡阳,临床不可小视!

大汗辨治摭拾

作者/崔天仁、马俊


一般汗证,始为小疾。患之既久或大汗淋漓,消耗元气与津液,并因汗为心液,久汗大汗致心脏衰弱,更有汗脱一证有亡阴亡阳之危,因而久汗大汗不可小视。笔者临证遇其怪顽汗证,不囿于止汗,而从本论治,收效显著。今拾三则,以飨同道。

 

一、头大汗

 

储某,男,47岁。1987年2月14日初诊。头汗齐颈而还已历18载,初每于下厨作葱油食物时发作,继渐加重,近半年乃至听、说或看见葱油时亦头汗淋漓,曾经多处中西医治疗,诊为植物神经功能紊乱,遍服安神定志、收敛止汗之中药及逍遥散、桂枝汤、牡蛎散诸方,常服安定、谷维素等西药,效果惘然

 

刻诊:笔者坚令其说出“葱油”二字,辄见其头汗出,额上汗珠如豆,2分钟许头发、面部如洗,有热气蒸腾而起,精神遂倦怠,口干,舌红苔薄少,脉弦稍数。

 

平素溲黄粪燥,脑电图正常,心肺(-),神经系统检查无异常。

 

予考虑:头为诸阳之会,汗血同源,此例头汗乃下厨劳作而起,清阳因而郁蒸,血热迫汗外泄,久出气阴两伤,而见、说、听葱油均作,成为“敏感性独头大汗症”。

 

拟从清热凉血,养阴益气为治,仿干祖望先生的三草汤加味:

 

紫草、茜草、旱莲草、茯神、生地、首乌、黄芪各15克,甘草5克。上方连服5剂后,闻说及“葱油”二字已无头汗,试下厨见葱油,头汗亦减。

 

继宗原方10剂。头汗不作,且溲黄粪燥等诸症悉除,今春随访一直如常。

 

 

头汗一症,一般以湿热蕴蒸及气虚证居多,以自汗出为主,而闻说见物出汗者实为少见。


笔者径舍安神定志、收敛止汗之未效之法,执汗血同源之旨,取凉血清热为治,佐用益气养阴,而三草汤系干祖望教授早年治疗荨麻疹的经验方,干老认为:紫草、茜草、旱莲草、首乌相配有凉血脱敏之效,故加味用于此例,不治汗而汗自止,18年头汗怪疾遂得根除。

 

二、三十年手足大汗

 

邹某,男,57岁。1988年2月4日初诊。手足掌多汗起于青年,延及至今,以往每日布鞋底均湿透,足臭,手掌亦多汗,腋窝亦然,夏日尤甚,冬日稍减,手足欠温。

 

近10年来且与人言谈时亦濈然汗出,情志紧张时加剧,动辄汗出。历年来,曾经多处大医院诊治,或住入某精神病院治疗,又访求过数十多位中医治疗,或作脾胃气虚予参苓白术散法出入,或谓脾胃阴虚而进加减沙参麦冬汤,或以脾胃湿热进连朴饮、胃苓汤,皆合入止汗之品,亦作过针灸治疗,无奈均不如人意

 

人渐少神、形瘦胆怯,意懒心灰,默然独处。刻诊:手汗溱溱而出,少时可滴,浸湿手帕,汗后肢冷,畏寒,身矮形瘦,头昏、耳鸣、眼花、口干、心慌等虚象丛生。

 

舌质红,苔薄少津,脉细数。心电图示:左室肥厚伴劳损,皮肤划纹现象持续时间延长,查眼底:动脉硬化Ⅱ~Ⅳ级。辨为:年近花甲,患手足汗三十余载,时届冬季亦作,阳不潜藏可知,阴阳交虚显见,久病而郁,伴神思间病。

 

拟二加龙牡汤:熟附片6克,生龙骨、煅牡蛎各24克(先煎),白芍、白薇、炒枣仁、山萸肉各12克,五味子、炙甘草各5克,生姜3片,大枣10枚。

 

药进2剂,手足汗稍有减轻,诉药后1小时许手足觉温,持续约30分钟。

 

二诊增附片为10克,加桂枝6克,炙黄芪20克,又3剂后,每日只出一阵小汗,正常与人交谈无汗,亦不觉紧张,效果既显,未更其方,续10剂后汗止,停药观察半月,宛如常人。随访至今,汗症未发。

 

 

手足汗论治始见《伤寒明理论》,并指出:“胃主四肢,手足汗出者,阳明之证也。”因而前医从脾胃入手,本应收效。

 

细思不效原因乃汗发日久,阴阳交虚,而夹有神思间病,其形瘦、腰酸、肢冷,答语汗出,喜独处是其明征,而二加龙牡汤(《金匮要略》引《小品方》)由芍药、甘草、附子、龙骨、牡蛎、白薇、姜枣而成。

 

其中芍药、甘草、附子出《伤寒论》本治外感风寒,汗出不解,阴阳两虚而反恶寒者;龙牡镇心安神,涩精敛汗;白薇凉血益阴,透邪外出,并能凉肝安神;姜枣调和营卫。故二加龙牡实为兼顾阴阳两虚之妙方

 

笔者加入山萸肉、枣仁、五味皆益阴安神,敛汗平补治本之药,合而治之,阴生阳长。

 

二诊见肢体转温,尚嫌欠佳,故增以茂桂,益气温经通阳,经云:“谨察阴阳之所在而调之,以平为期”,阴平阳秘,阳秘阴藏,顽汗岂有不愈哉!

 

三、行房大汗 


吴某,男,33岁。1988年4月8日初诊。每行房时大汗淋漓,遍体如浴,沾湿两三条毛巾,始因暧昧、羞于启齿,迁延二年有余症情有增无减,且行房后耳鸣特甚,气喘,心慌须1小时左右方渐解,伴天明前盗汗,翌日神疲乏力,伴腰酸溲黄、懒于行动,遂致惧怕入房。

 

刻诊:形体丰盛,面色微红,舌苔薄腻,脉弦。前医已从阴虚有火论治,予当归六黄7剂,进展不大。

 

幡悟其形体壮实,平素嗜酒,适值壮年,湿热内蕴,肝经疏泄失常,相火湿热兼病,而喘、悸皆由大汗而起,亦心肾不交使然

 

拟龙胆泻肝合交通心肾法:龙胆草、黄芩、黄柏各6克,醋柴胡、炙远志各5克,生山栀、车前子(布包)、酸枣仁、山萸肉各10克,生地、左牡蛎(先煎)各15克。

 

方进3剂精神较好,汗出减半,其饮食不减,不虑苦寒败胃,继进上方3剂,汗情十去其九,嘱少进辛辣肥甘,房事有节,并以知柏地黄丸口服半月巩固。日前作健康检查,询问未反复。

 

 

笔者数年来实践体会,行房大汗者,其治有别于自汗或盗汗,虽同为“阳气迫汗外泄”,然非益气固表或养阴清热所能奏效。多由心肝火旺肾失封藏,心肾不交所致,故而清肝养肝、宁心安神、固肾敛汗为要法。

 

笔者每加用酸枣、远志、山萸肉、牡蛎两组对药,收交通心肾、敛阴止汗之效,且防汗脱。其有湿热者用龙胆泻肝汤化裁;有肝经郁热者用《类证治裁》清肝汤出入;肝虚者用酸枣仁汤,肝风者则用天麻、钩藤以平肝;还可用夏枯草、制半夏配用清肝化湿,亦收交通心肾之效


一得之见,有待不断总结。



责任编辑:
相关评论我来说两句
© 搜医易 京ICP备16066624号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