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搜医易!
总站
切换分站
17090116010
搜医易 > 新闻资讯 > 中医文化 >  中医治疗白血病,注重根本是关键

中医治疗白血病,注重根本是关键

发布时间:2019-02-01 09:09:23  来源:搜医易  浏览:   【】【】【

中医治疗白血病,注重根本是关键

1.急性、慢性统属虚证,正气亏虚为其根本


从中医理论来看,急性白血病以面色苍白和疲乏占多数,证属血虚阴亏。血虚阴亏易引起虚热内生,表现为出血,或咽痛、咽喉溃疡。肝脾肿大和淋巴结肿大属内伤范围,尤其淋巴结肿大称作“瘰疬”,常为虚劳的根源。故而认为血虚阴亏,因虚而热,因热而出血等一系列的症状,是本病自然的发展过程。


慢性白血病的临床症状以贫血征象最为明显,结合消瘦等现象,认为亦以“虚”为主。由虚而引起发热,又因虚热而引起出血、多汗等证。血虚于内,脏气失其平衡,进一步影响到肾为骨痛,在脾为腹痛饱胀。虚阳上扰为耳聋、耳鸣,水停不化为下肢水肿,肝火痰浊凝结为瘰疬,气血瘀滞为两胁胀满或疼痛等。


白血病基本病机为虚证,即使是急性白血病也不是骤然形成的,发病以前早已体内亏损。本病是因虚致病,不同于因病致虚,也就是《内经》所说的“先逆而后生病者治其本”的一种说法。


脉象和舌苔的变化非常重要,《金匮要略》说:“脉虚为劳、脉大亦为劳”,虚和大是两种虚实不同的脉象,在白血病中均有出现。其中虚脉比较易治,浮大重按无力者难治,弦大或滑大变化最多,《内经》所谓“大则病进”也反映了虚人多变。舌苔多为薄腻或薄白苔,也有中后呈灰黄色苔,很少黏垢。舌质常呈淡白,或尖红有刺,出血证可出现紫色瘀斑。这又说明了本病的热象不等于实热,虽然感染风寒或因内脏机能衰退而湿浊停留,但与六淫发病有别。


2.治疗以补虚为要务,不离补、温、调、养、和五法


白血病是一种虚弱性疾病,在治疗上不脱离“补”的范围。


但病情复杂,不只限于一般所谓滋补,正如李东垣所说:“伤内为不足,不足者补之、温之、和之、调之、养之,皆补也。”


(1)补虚


补虚是白血病的基本治法。首先,中医认为肾主骨,骨生髓,白血病中有很多肾经症状,故治肾,特别是温补元阳、促进命门功能的方药经常使用,如附子、鹿茸、肉桂、肉苁蓉,以及干地黄丸、河车大造丸等。《普济方》所谓:“《内经》谓肾者主水,受五脏六腑之精而藏之,又曰肾之合骨也,骨者髓之府,故嗜欲过伤,精髓耗惫,则必用补肾之剂以益之,尤当以益精髓为先。”


其次,本病的症状多为疲劳、面色苍白、头晕、心悸等血虚之象,从“肝藏血、心主血、脾统血”的理论,一般补血药如当归、白芍、首乌、枸杞子、女贞子、枣仁、山药等亦所常用。又依据“气能生血”的理论,严重的血虚应用补气药辅助;按“五行相生”的规律,肝为肾之子,虚则补母,补肝当用滋肾药,这样,人参、黄芪、白术、熟地、黄精、补骨脂等,均在综合使用之列。


(2)退热


主要为滋阴退蒸和甘温除热两种。前者治疗阴血虚,药用生地、鳖甲、天冬、麦冬、白芍、地骨皮,成方如清骨散;后者治疗阳气虚,药用黄芪、党参、熟地、当归身、升麻,成方如秦艽扶羸汤、补中益气汤,若贫血明显的用人参养营汤一类。秦氏认为白血病发热不宜发汗,《内经》所谓“夺血者,无汗,夺汗者无血”,故即使有外邪,只宜轻清宣解。苦寒泄热剂亦应慎用,因为苦燥伤阴,寒凉伤阳,不利于本病治疗,长用或大量使用还会恶化。


(3)止血


白血病须注意阴虚内热和气不摄血所致的出血证,一般的清凉止血药并不占重要地位,用后效果亦不显著,而驴皮胶、鳖甲胶、鹿角胶等既能补虚又能止血,当归补血汤等既补气又摄血,较为多用。由于出血的部位和情况比较复杂,也选用清凉止血药,但只是用来治标而已。


(4)去腐


白血病患者极易口内发生糜腐,咽喉、上颚、两颊随处可生,甚则弥漫满口,称作口糜。一般多由内热郁蒸,故《内经》云:“鬲肠不便,上为口糜。”其原因有二:一为胃阴伤而虚火上炎,宜用生地、玄参、石斛;一为脾虚湿郁火伏,宜用黄柏、砂仁、甘草之类。也有口腔内腐蚀如蚕豆大,或牙龈腐烂,口唇漫肿,秽气熏人,症情严重者,当从口疳、牙疳治疗,用清疳解毒汤等。


3.辨病辨证结合,中西合璧有殊效


白血病相当复杂,仅仅发热一症,即有滋阴、温补、和解、清化、润下等多种不同治法,都可收到退热的效果。用中药或中西药联合使用效果明显,且无不良反应,充分证实了中西医密切结合是当前治疗白血病的良好途径。


秦氏认为,治疗白血病必须辨证论治,标本兼顾。中医治疗虚弱证候,大多从肾着手,如《证治要诀》说:“五劳虽皆有劳,心肾为主,心主血,肾主精,精竭血燥,劳乃生焉。”前人对于疾病根本性的问题大多重视先天,而我们在临床上也证实如此,因而认为中医所说的先天和白血病的病理机制可能有密切关系,有待继续研究。


责任编辑:
相关评论我来说两句
© 搜医易 京ICP备16066624号-5